细读吧 - 与你分享知识的平台!
投稿邮箱:master@ahxiaodian.com

49日|我的49日

作者: | 人气:8 | 时间:2018-05-28

1 、 我的49日

49日里说,如果一个人不是注定的死亡,他可以有49日复时间如寻找三滴真心的眼泪,然后就可以回到人间…

一直以来我始终走不出悲伤,大四或许是一个容易让人伤感的时刻,宿舍人陆续的离开,真的不舍,燕姐走了,还记得燕姐走到前一天晚上,宿舍人聚餐,我们点了很多酒,那天,或许是因为离别,在我们心中压抑已久的的悲伤在那一天表漏无不异…其实,对于燕姐,我是舍不得的,谢谢她出现在我的生命中…希望她能找到自己想要的…下一个会是妍妍,对于丫头你,我只想说,我会祝福你的,不管是你的生活还是我不愿看到的那段爱情,只要你幸福就好了,丫头,好像每次聚餐咱俩都是拼命的喝酒的那两个,其实,说实话,你比我能喝,我太过感性,喝酒的话会让我无法隐藏我的悲伤。师父说我是个酒鬼,不让我喝酒的话,我是不会聚餐的,其实,太过感伤了我宁愿喝醉,我也只会在你们面前去哭。对于我来说,你们就像家人,我可以去依赖的人,你们对说过我可以选择依赖,可是,我宁愿自己一个人的,我不想让你们跟我一起不开心,亲们,我只希望你们幸福,谢谢你们来到117,让我认识你们,还有千里迢迢从东北来到这儿丫头,我会记得你的傻笑,你的那个笑话,还有我们一连串的缘分。亲爱的,我真的羡慕你们,你们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,又有这么多人陪着你们奋斗,而我,始终是一个漂泊的灵魂,我想找到回去的路,可是我所喜爱的一切都渐行渐远,而这四十九日的时间却一天天减少,或许直到最后,连漂泊的力气都会耗尽,有时候真的跟恨自己,如果自己可以恨心那么一点点,或许也不会这么难过了,我原谅了一切给我带来伤害的人,却原谅不了自己,自己的优柔寡断,讨厌这样的自己,连一句狠话都说不出的口的自己,讨厌…我尽力不让人尴尬,就算明白她们不是真心的,讨厌这样的自己,这样的人生,可是又能怎样,我还是做不到啊!不过,庆幸的是我还是有很多朋友的,我知道她们会是真心的,如果让我找那三滴眼泪,会有人为我哭泣吧!

只是我停不下那漂泊的脚步,我没有输在亲情以外的真心,而是输给了自己,如果我是那49日的旅行者的话,我会直接选择电梯,不再贪念,或许我还会留恋,还会有不舍,只是不愿再这样的生活了,一颗心碎了当话,就算再怎么拼凑,也不会完好了吧,还是会痛吧,是我太过相信人,没有给自己留一点后退的余地,我还是会微笑,会一如继往的生活,像我师父说的,生活照旧就可以了,去买衣服的路上听到了阿桑的寂寞在唱歌,听着听着抑郁了,回到宿舍把它下载下来,忽然发现那个唱歌的丫头已经离开了我们这么久,再听这首歌,竟是泪水,按下单曲循环,窗外,已是黑夜…人生,真的是一场意外,在这场意外中,我们受着伤害,成长着,而我的49日终不过是一场漂泊,我应该是庆幸的啊,还可以让灵魂有所归处,只要有愿意…

很久没写什么了,本不想写伤感的文字了,可是不知不觉又写的这样悲秋,今天,在我朋友的动态里忽然发现了一秘密,原来,现在,只有我一人独享孤独了,赵大美女,亲爱的,一定要幸福啊…

2 、 49日

49日

2015年3月25号傍晚,高三音乐特长一班张丽骑着单车路过十字路口,一辆货车闯红灯迎面向张丽撞来,张丽被撞飞几米外,倒在路中心。昏迷的张丽过了一会儿慢慢醒过来,她想起出事前的经过,从地上慢慢爬起来。惊觉自己浑身没有一点伤痕,正在奇怪的她,猛然看到自己的父母跟自己的身体上了120救护车,她试图去捉住,但手穿过父母的身体却什么都触摸不到,懵然地呆在地上。这时她看见手拿手机的年轻人站在她面前,那人竟然知道她的名字。那年轻人告诉张丽他是地狱接引者,所有死去的人的灵魂都由他接引到地狱。但地狱接引者告诉张丽阳寿还没到,所以张丽是不该现在死去,意外的灵魂出窍还有挽救的办法,只要她在49日内收集到一颗流希望之泪,就可以重返人间。

医院里躺着的张丽一直处于重度昏迷,医生已经宣布她的脑死亡,醒来极有可能一直成为一个植物人状态。张丽见到亲人们因为她而痛苦,几乎忍不住上前安慰,地狱接引者拉住她并告诉她赶紧去找眼泪。张丽认为找一个希望之泪很容易,接引者告诉她不容易收集。于是带张丽的灵魂附在一名年轻的女护士身上,说她就是你在49日内收集希望之泪的躯体并说49日内要注意的所有事项,其中有两条尤为重要。第一不能向其他表明自己是张丽身份,第二要注意这个

躯体生命安全。于是开始接受女护士的信息,女护士名叫陈美,是普外科刚毕业一年的护士。

今天是49日的第一天,张丽来到普外科上班,刚开始有点不适应,渐渐地通过身体接触病人呼醒护理意识本能,就这样张丽开始了三班倒的护士工作。

张丽主管病床有一位脑出血意识丧失大小便失禁的患者,这位患者是名五保户,没有家人,就一位远房的亲戚在帮忙照顾他,他生命体征一直不平稳,一直发着高烧,每天都用冰袋物理降温,开始他的这位亲戚还尽职尽责的照顾他为他擦身子,换尿不湿等,时间一天天过去,可这名患者一点恢复的迹象都没有,他的这位亲戚也渐渐失去了信心,对病人的照顾也马虎起来,不再尽心,经常病房不见他的人影。目睹了太多类似的情景,我们的护士也理解作为家属的心情,原本疾病的治疗和康复就需要家属的大力配合和支持,在这种无家属的情况下,我们只能给予病人更多的同情和关爱,护理工作仍然一丝不苟,尽心尽力,家属不做就只有我们护士做。病人长期卧床,为防止褥疮和肌肉萎缩,张丽和科内护士每两小时给他翻身按摩及肢体活动一次,还要吸痰,鼻饲喂食,做好口腔护理,眼部护理和尿管护理。并且这是名大小便失禁的患者,值班护士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检查患者的尿不湿是否有大便,为患者清洗臀部大便并更换尿不湿…….那些天里,因为照顾这个病人,我们护士每次端着饭碗都难以下咽,却没有一个人推诿退缩。总之,在那段日

子里,这位病人的吃喝拉撒,点点滴滴都牵动着全科人的心,但最后因为病人的病情太重,不幸去世,大家心里都无比的感伤。张丽看到死去的患者跟着接引者走,临走前向着我和护士站的护士们微笑地鞠了一下躬!

一连三十天就这样过去了,张丽对希望之泪没有一点进展。每天忙碌在病房与治疗室之间,给患者输液治疗,康复护理。有时候患者因为一点小事就对她发牢骚,甚至辱骂,张丽心里十分委屈,有时抱怨他们为什么不理解和体谅,因为护士也是人!

时间过得很快,不知不觉过了40天了,这一天科内转来一位右上肢截肢的18岁女孩。而这个女孩分到张丽主管的病床,张丽了解到这个女孩是一个艺术学校的高三学生名叫潘晨,平时喜欢弹钢琴,自从右手截肢后,潘晨就一直一个人在病房闷闷不乐,半夜躲在被窝中哭泣。张丽看到潘晨这样,于是向潘晨家属询问情况。原来潘晨收到北京音乐学院录入通知书,在回来路上发生了交通事故,面对现在的情况,潘晨没有到音乐学院的资格。张丽知道对于喜欢音乐的人来说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。于是买来一个电子琴,利用下午空闲的时间到潘晨病房弹琴给她听。一开始她十分抵触,不愿听甚至对张丽发脾气。张丽还是耐心的和聊家常说音乐。潘晨就开始一点一点地接受张丽。张丽对她说虽然你失去一只手,但你还有一只手,音乐从没离你而去!张丽和她并坐一张床上,伸出右手在电子琴上弹奏贝多芬的《命运》,

望向潘晨,希望她能一起弹奏。潘晨于是伸出左手和张丽一起弹起《命运》,这些天张丽常常利用休息时间同潘晨一起弹起一首又一首音乐。49天就剩下十多分钟了,张丽去到病房看望患者那一张又一张熟悉面孔。来道潘晨病房,和她聊起天,对她说,“你虽然失去一只手无法成为一位钢琴家,但是你可以成为一位作曲家,命运从没有跟你开玩笑,它只是在你前进的旅途中提供一条不同的道路。”

张丽从陈美的躯体飘出来,这时接引者出现她跟前。张丽乐观的对接引者说,“我没有收集到希望之泪,但我收到更美好的东西。走吧,我跟你下去!”接引者笑着说,“不,你已经收集到,而且是两颗。一颗是脑出血的患者的,而另一颗则是潘晨流的,希望之泪不是表面,而是从内心流的,所以你现在可以返回你躯体”。突然一道白光闪出.......

张丽慢慢张开双眼,看到父母正殷切的望着她,哭着对父母说,我想您们!张丽和父母办理出院手续,看到日期是2015年5月12日,原来今天是护士节。向护士站的护士和主管护士说声节日快乐!

那段49天的记忆深深地埋在心底,张丽高中毕业填报志愿毅然放弃所学专业,而选择填报护理专业,因为她有着一个护士的灵魂,在49日内护士这份职业赋予责任和精神深深烙印在心里!

急诊科 钟志成

3 、 49日

49日

2015年3月25号傍晚,高三音乐特长一班张丽骑着单车路过十字路口,一辆货车闯红灯迎面向张丽撞来,张丽被撞飞几米外,倒在路中心。[www.ahxiaodian.com]昏迷的张丽过了一会儿慢慢醒过来,她想起出事前的经过,从地上慢慢爬起来。惊觉自己浑身没有一点伤痕,正在奇怪的她,猛然看到自己的父母跟自己的身体上了120救护车,她试图去捉住,但手穿过父母的身体却什么都触摸不到,懵然地呆在地上。这时她看见手拿手机的年轻人站在她面前,那人竟然知道她的名字。那年轻人告诉张丽他是地狱接引者,所有死去的人的灵魂都由他接引到地狱。但地狱接引者告诉张丽阳寿还没到,所以张丽是不该现在死去,意外的灵魂出窍还有挽救的办法,只要她在49日内收集到一颗流希望之泪,就可以重返人间。

医院里躺着的张丽一直处于重度昏迷,医生已经宣布她的脑死亡,醒来极有可能一直成为一个植物人状态。张丽见到亲人们因为她而痛苦,几乎忍不住上前安慰,地狱接引者拉住她并告诉她赶紧去找眼泪。张丽认为找一个希望之泪很容易,接引者告诉她不容易收集。于是带张丽的灵魂附在一名年轻的女护士身上,说她就是你在49日内收集希望之泪的躯体并说49日内要注意的所有事项,其中有两条尤为重要。第一不能向其他表明自己是张丽身份,第二要注意这个

49日 49日

躯体生命安全。(www.ahxiaodian.com)于是开始接受女护士的信息,女护士名叫陈美,是普外科刚毕业一年的护士。

今天是49日的第一天,张丽来到普外科上班,刚开始有点不适应,渐渐地通过身体接触病人呼醒护理意识本能,就这样张丽开始了三班倒的护士工作。

张丽主管病床有一位脑出血意识丧失大小便失禁的患者,这位患者是名五保户,没有家人,就一位远房的亲戚在帮忙照顾他,他生命体征一直不平稳,一直发着高烧,每天都用冰袋物理降温,开始他的这位亲戚还尽职尽责的照顾他为他擦身子,换尿不湿等,时间一天天过去,可这名患者一点恢复的迹象都没有,他的这位亲戚也渐渐失去了信心,对病人的照顾也马虎起来,不再尽心,经常病房不见他的人影。目睹了太多类似的情景,我们的护士也理解作为家属的心情,原本疾病的治疗和康复就需要家属的大力配合和支持,在这种无家属的情况下,我们只能给予病人更多的同情和关爱,护理工作仍然一丝不苟,尽心尽力,家属不做就只有我们护士做。病人长期卧床,为防止褥疮和肌肉萎缩,张丽和科内护士每两小时给他翻身按摩及肢体活动一次,还要吸痰,鼻饲喂食,做好口腔护理,眼部护理和尿管护理。并且这是名大小便失禁的患者,值班护士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检查患者的尿不湿是否有大便,为患者清洗臀部大便并更换尿不湿…….那些天里,因为照顾这个病人,我们护士每次端着饭碗都难以下咽,却没有一个人推诿退缩。总之,在那段日

49日 49日

子里,这位病人的吃喝拉撒,点点滴滴都牵动着全科人的心,但最后因为病人的病情太重,不幸去世,大家心里都无比的感伤。(www.ahxiaodian.com)张丽看到死去的患者跟着接引者走,临走前向着我和护士站的护士们微笑地鞠了一下躬!

一连三十天就这样过去了,张丽对希望之泪没有一点进展。每天忙碌在病房与治疗室之间,给患者输液治疗,康复护理。有时候患者因为一点小事就对她发牢骚,甚至辱骂,张丽心里十分委屈,有时抱怨他们为什么不理解和体谅,因为护士也是人!

时间过得很快,不知不觉过了40天了,这一天科内转来一位右上肢截肢的18岁女孩。而这个女孩分到张丽主管的病床,张丽了解到这个女孩是一个艺术学校的高三学生名叫潘晨,平时喜欢弹钢琴,自从右手截肢后,潘晨就一直一个人在病房闷闷不乐,半夜躲在被窝中哭泣。张丽看到潘晨这样,于是向潘晨家属询问情况。原来潘晨收到北京音乐学院录入通知书,在回来路上发生了交通事故,面对现在的情况,潘晨没有到音乐学院的资格。张丽知道对于喜欢音乐的人来说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。于是买来一个电子琴,利用下午空闲的时间到潘晨病房弹琴给她听。一开始她十分抵触,不愿听甚至对张丽发脾气。张丽还是耐心的和聊家常说音乐。潘晨就开始一点一点地接受张丽。张丽对她说虽然你失去一只手,但你还有一只手,音乐从没离你而去!张丽和她并坐一张床上,伸出右手在电子琴上弹奏贝多芬的《命运》,

49日 49日

望向潘晨,希望她能一起弹奏。(www.ahxiaodian.com]潘晨于是伸出左手和张丽一起弹起《命运》,这些天张丽常常利用休息时间同潘晨一起弹起一首又一首音乐。49天就剩下十多分钟了,张丽去到病房看望患者那一张又一张熟悉面孔。来道潘晨病房,和她聊起天,对她说,“你虽然失去一只手无法成为一位钢琴家,但是你可以成为一位作曲家,命运从没有跟你开玩笑,它只是在你前进的旅途中提供一条不同的道路。”

张丽从陈美的躯体飘出来,这时接引者出现她跟前。张丽乐观的对接引者说,“我没有收集到希望之泪,但我收到更美好的东西。走吧,我跟你下去!”接引者笑着说,“不,你已经收集到,而且是两颗。一颗是脑出血的患者的,而另一颗则是潘晨流的,希望之泪不是表面,而是从内心流的,所以你现在可以返回你躯体”。突然一道白光闪出.......

张丽慢慢张开双眼,看到父母正殷切的望着她,哭着对父母说,我想您们!张丽和父母办理出院手续,看到日期是2015年5月12日,原来今天是护士节。向护士站的护士和主管护士说声节日快乐!

那段49天的记忆深深地埋在心底,张丽高中毕业填报志愿毅然放弃所学专业,而选择填报护理专业,因为她有着一个护士的灵魂,在49日内护士这份职业赋予责任和精神深深烙印在心里!

急诊科 钟志成

49日 49日

(www.ahxiaodian.com)

细读吧提醒您本文地址:

上一篇:牧羊姑娘|牧羊姑娘
下一篇:玉洁冰清|妖精玉洁冰清